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暴虐梦境]-观看日本乳湿湿

[暴虐梦境]-观看日本乳湿湿
观看日本乳湿湿能尽快地醒过
来。

  与此同时,建军和石厂长等人抬来了一张铁工作台。它有半人来高,长和宽
都是一米左右。他们在台子的四根腿上分别拴上了绳子,然后把欧庆春从柱子上
解了下来。

  欧庆春显然已经无力挣扎了,任由他们连拉带拽地扯到了工作台旁。他们让
她脸朝下地爬在台上,两只脚分开绑在台子的两根后腿上,两只手则八字张开绑
在台子的两根前腿上。这样绑好后,台子的边缘恰好顶在欧庆春的耻骨上,从而
使她的屁股呈九十度地撅向后方。又由于两脚分开无法并拢,使得她的阴道和肛
门全都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可能由于坚硬的铁台边缘正好顶在被我拷打过的阴阜,也可能是由于她的血
迹斑斑的乳房被台面压迫的过于疼痛,欧庆春不断地发出哼哼声。

  建军走到台子前方,揪着欧庆春的头发,使她抬起头来。

  「你他妈的哼哼什幺。是不是想让我们快点操你呀。过一会,我保证让你舒
服得要死。」

  欧庆春没有回答,但她的眼睛里好象冒出了烈火,恨恨地瞪着建军。我从心
里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敬佩。哭闹哀求固然是无能的表现,破口大骂也会从另一方
面表现出女人的脆弱。唯有这种无声的抗议,才真正令人不寒而栗。她的身体虽
然被男人们尽情地蹂躏,她的精神却足可以压倒一切男人。

  由于老黄和建军是父亲带来的人,石厂长等人请他们俩先上。老黄又把建军
推到了前面。建军也不推让,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我向建军扫了一眼,他的那家伙大的令我吃惊。毫不夸张地说,足有七八寸
长。我心里想,这回有欧庆春好受的了。

  建军站到欧庆春的屁股后头,把阳具对准她的肉洞,慢慢地推了进去。刚进
去不深,他似乎发现了什幺,又把阴茎抽了出来。然后蹲下来用两手扒开欧庆春
的大小阴唇,往里探看。看了一会,他站起来说「兰兰,你冤枉萧童了。他们俩
什幺事也没有。这个娘们还是个处女呢。」

  建军对自己的这个发现似乎特别高兴,阳具好象又大了一圈。他重新站在欧
庆春的身后,摆好了姿势,狠狠地插了进去。欧庆春的嘴中发出「啊」的一声,
然后又咬牙忍住了。但她的下身已经流出了鲜血,顺着大腿流到了膝盖上。

  建军已经一个多月没沾女性了,显得十分兴奋。他以最快的速度不断地进出
欧庆春的小穴。欧庆春的身体也不断随着他的运动而在台面上磨来磨去。这样大
约十几分锺的样子,建军大叫一声,把精液喷射进欧庆春的处女的花心。

  当老黄脱掉裤子之后,引来一阵笑声。我好奇地扫了一眼他的阳具,简直就
是他自己身体的写照,短小而粗胖。虽然短小,但那粗壮劲甚至大大超过了建军,
绝对比我的小臂还要粗。老黄得意地对大家说「这就是为什幺我要让建军先上,
是为的把这个贱货的骚逼弄得滑溜点。不然,凭我这个粗劲,干巴巴地,绝对进
不去。」

  尽管如此,老黄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进入欧庆春那紧紧的花径。等他射完精
退出来以后,欧庆春的阴道口已经不能再关闭了。

  第三个上来的是石厂长。他用手在欧庆春的小穴上揉擦了半天,阴道口虽然
有点收缩,但依然保持着洞开。石厂长骂了一句「这个老黄,把个小逼撑得这幺
大,没法再过瘾了。干脆,我给她来个后庭开花吧。你们也见识一下怎幺操娘们
的屁眼。」

  说完,他把自己的阴茎对准了欧庆春的菊花门。石厂长的阳具虽然不是太粗,
但要想插进肛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又是用手指捅,又是用吐沫润滑,总算
是把龟头挤进了肛门口。

  一旦突破了这第一关,石厂长用足了力气,猛的一下,把整个鸡巴插进了菊
穴。我听得欧庆春嘴里吐出了一个更响的「啊」字。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是
相当疼痛的,以致于无法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

  肛门比阴道要紧得多。石厂长在里面左冲右突,整整干了二十多分锺,才喷
泄了出来。当他把他的阴茎从肛门中拔出来时,我注意到到欧庆春的菊穴已经又
红又肿了。

  当第四个人把阴茎插入欧庆春的阴道的时候,石厂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阳具。
显然是发现阳具上沾上了欧庆春的粪便,他走到台子的前面,用手揪着欧庆春的
头发,使她抬起了头。我发现她的美丽的面孔已经大大地变样了。眼睛不再睁开,
而是紧紧地闭着。嘴唇已经被咬破了多处,弄得满嘴都是血。脸色焦黄,布满了
汗水。

  「妈的。长得倒挺漂亮。原来屁眼里也都是屎。张开嘴给老子吮干净!」

  他用另一只手捏住欧庆春的两腮,用力使她不得不张开了嘴。然后他阳阴具
插进了欧庆春的口中。正当他整根阴茎插进去以后,欧庆春突然睁开了双眼,并
且狠狠地咬了下去。

  「唉呀,疼死我了!」

  石厂长一声大叫。这时,我们才发现欧庆春的眼睛比红布还要红,似乎把全
部仇恨都集中到了牙齿上。石厂长用手左右开弓抽打她的脸,她死死地咬住他的
阴茎,就是不撒嘴,而且越咬越狠。石厂长的几个部下围过去,有的掰嘴,有的
掐腮,终于把石厂长救了出来。

  正在操欧庆春的那个人叫阿兴,是石厂长手下的副厂长。他见石厂长躺在地
上疼得直打滚,干脆把阳具从欧庆春红肿的阴道中抽出,提上裤子跑了过来。在
老黄,建军和一个叫阿虎的打手的协助下,把石厂长抬到办公室里。

  老黄懂点医道,他给石厂长简单地止了止血,发现他的阴茎已经被咬断了多
一半,连脆骨都咬断了,只剩下阴茎的下半部还连着一点皮肉。老黄为他作了包
扎,让建军和阿虎开车送石厂长下山到县城的医院里接骨。

  当老黄和阿兴回到厂房的时候,石厂长的另一个部下正在欧庆春的阴道里抽
送。阿兴从地上捡起一截二寸长的短钢管,直径大约一寸多。他揪起欧庆春的头,
说「你可真够狠的啊。这回我让你咬。我让所有的人都他妈的用你的臭嘴当洗鸡
巴盆!」

  说完之后,他捏开欧庆春的小嘴,把钢管生生地插了进去。欧庆春吃力地摇
头使劲,想把钢管吐出来。但钢管紧紧地塞在她的口中,纹丝不动。

  以后的人们一旦在她的阴道里干完了事,就走到前面来再把阳具通过钢管插
进她的嘴里,用她的吐液涮干净。有些人也学着石厂长的样子操她的肛门,然后
把带着粪便的阳具也插到她的嘴里清洗。

  整整三个半小时,除了阿虎以外的十一个男人都得到了满足,有几个人居然
还来了个二进宫。再看欧庆春,已经不象个人了。阴道肿得象个烂桃,淅淅沥沥
地流着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血水。肛门更是悲惨,大肠头已经翻出到外边,象块
白油似的挂在肛门的下边。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被插了钢管的嘴大张着。

  阿兴和石厂长的关系最好,似乎对欧庆春所受的惩罚还不满意。他拿来一把
拔钉子用的老虎钳子。他一边拔出欧庆春嘴里的钢管,一边说「你不是爱咬人吗,
我把你的牙一颗颗地拔下来,看你还敢不敢咬!」

  他掰开欧庆春的嘴,用老虎钳子夹住她的一颗门牙,手腕子一拧。只听到欧
庆春凄厉的叫了出来「啊!!」

  这次显然是实在忍不住了,因为她的门牙已经带着滴滴鲜血被拔了下来。

  「啊!!」

  又是一声尖叫,欧庆春的第二颗门牙也被阿兴拔了下来。

  出我意料的是,她的尖叫居然使萧童苏醒了过来。他无力地睁开双眼,从我
怀中抬起了头。当他看到欧庆春的惨状时,用力地叫了起来。

  「不!不要再虐待她了!我求求你们别再打她了!」

  当他听到欧庆春的第三声尖叫以后,他转过来央告我「兰兰!求你让他们别
再拔了!我以后什幺都听你的!求求你了!!」

  看到萧童那有气无力的样子,我真的心软了。我让老黄过去止住了阿兴,然
后低头对萧童说「看在你这个孩子父亲的面上,我暂时饶了她。可是,以后你要
敢再跟我犯混,那可有你心上人的好受。」

  我叫老黄等人把欧庆春从台子上解了下来,她象一滩泥一样地倒在了水泥地
上,大口地吐出鲜血。萧童挣扎着从我怀中站起,蹒跚地向欧庆春走去。他坐在
欧庆春身旁,好象刚才我搂抱他那样抱起了她。

  「庆春!庆春!你醒醒!我是萧童啊!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啊!」

  欧庆春从半昏迷中睁开双眼,看到是萧童把她抱在怀里。她秀美的眼睛终于
流出了泪水。

  「萧童,请抱紧我。我好疼啊!」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说不出是什幺滋味。我叫老黄把所有的人都领了出去,
自己也跟着退出了这间临时的刑讯室。

  我希望他俩能说说心里话,互相鼓励一下。我不希望欧庆春很快地死掉,也
不希望她失去生存的动力。我心中很清楚,只有保住欧庆春,我才能保住萧童呆
在我身边。

  爱情可真能创造奇迹。半个小时以后,当我再次进入这间厂房时,我发现欧
庆春苍白的脸上居然显出了一丝红润。我劝萧童跟我回房休息,他坚持要和欧庆
春呆在一起。我实在气得要命,大声对他说「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恼了我,
我不单会拔掉你心上人的全部牙齿,我还会拔掉她的手指甲和脚指甲!」

  老黄也向萧童保证不会再拷打欧庆春,他说「我们也不乐意让她死,大伙还
想留着她多玩些天呢!」

  在我们的软硬兼施的劝说下,萧童终于和我回到了卧室。这天晚上我挺高兴,
我终于找到了降服萧童的钥匙。以后,只要他不听我的话,我就用拷打欧庆春来
要挟他。

  第二天天刚亮,萧童就要到旧厂房去看望欧庆春。我拧不过他,只好跟他一
同前往。刚一进厂房,我俩都大吃一惊。也真难为老黄他们想出这样古怪的点子。
厂房墙跟放了一个由钢筋焊成的猪笼,欧庆春被跪趴着锁在猪笼里。

  猪笼大约半人高,一米长,半米宽,钢筋呈十字形地焊成网状。欧庆春的两
手八字分开地被用绳子又色又黄在线观看视频暖暖绑在笼子的前下方,两脚也是八字分开地绑在笼子的后下
方。由于笼子很短,她只能把屁股高高地撅起,顶在笼子的上方。

  一根四分钢管水平地从笼子一侧插到另一侧,把她的脖子紧紧压在笼子的底
部,强迫她把下巴支在笼底,从而使她的脸永远向着前方。另一根钢管同样是水
平地压紧了她的后腰。第三根钢管压在大腿的后侧。第四根则压在她脚腕子的上
方。在这四根钢管的压力下,欧庆春除了眼珠以外,没办法作任何移动。

  更使我吃惊的是,有三根钢管分别插进了欧庆春的嘴,阴道和肛门。嘴和阴
道里都是两寸粗的管子,肛门里的只有一寸粗。我想,当初他们肯定也想插进一
个二寸粗的钢管,但是实在插不进去,又不想把她的肛门弄裂,以免影响以后的
使用,所以才换成一寸的。

  欧庆春在这样的折磨下,显然一夜也没能睡觉。她的眼通红通红的,脸色十
分难看。短发早已成为一堆乱草,蓬乱地贴在挂满汗水的额头和两鬓。被钢管塞
住的嘴中,不断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哼声。

  萧童象疯了一样地冲到猪笼边,伸进手去逐个地拔出欧庆春嘴中,阴道里和
肛门中的三根钢管。每拔一下,欧庆春都发出大声的嚎叫。由于一夜的撑大,她
的阴道和肛门都不能闭合了,甚至连嘴也要费很大的力气才勉强闭上。

  萧童又依次拔出压着她脖子,后腰,大腿和脚腕的四根钢管,欧庆春全身挣
扎着移动了几下,然后象筛糠一样抖了起来。我猜想大概是由于一页未能移动,
使得全身肌肉过度紧张所造成的。

  萧童又想打开铁笼,但笼门是用一把大锁锁住的。他又拉又拽,也没能把笼
门打开。他转过头来瞪着我,那眼神似乎要把我撕成两半。我真怕他发起疯来不
管不顾地打我一顿,因为我肚子中怀着孩子。

  出乎我意料的是,萧童突然咕咚一声跪到我面前,眼里满含泪水地说「兰兰,
求你放过她吧!你昨晚答应过我说不再伤害她的!」

  看到萧童这样声泪俱下地哀求我,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又不是我让他们把她锁成这样的,你怨我干什幺。不过呢,看你哭得可怜,
我就再帮你一把。你可得知恩图报啊!」

  我喊来老黄和阿兴,让他们打开笼子,把欧庆春拉了出来。萧童坚持要和欧
庆春日夜呆在同一间屋子内。可我坚决不答应,我怕他俩半夜合手把我掐死。

  最后还是老黄想出一个好主意。他让阿兴不知从什幺地方找来两副手铐,把
欧庆春的两手背在背后铐住,把她的两个脚腕也用另一副手铐铐在一起。又找来
一个套在狗脖子上用的铁圈,锁到欧庆春的脖子上。铁圈前面连着一段半米来长
的铁链,坠挂在她的胸前。

  然后,阿兴拽着这根铁链,把欧庆春拉向我和萧童的住房。由于手铐接链的
长度只有两寸左右,欧庆春只能迈着极碎的小步,才能勉强行走。而且走得摇摇
摆摆的,活象一个小脚女人。

  进入屋子以后,阿兴摁着欧庆春跪倒在我的床脚下,把铁链锁在床腿与床下
横梁的焊接口处。这个接点距离地面只有三十公分高,欧庆春既不可能站起来,
也不可能躺下去,只能始终保持一种跪趴的姿势。

  尽管萧童又嚷又闹又哀求,我不想再让步了。每当他朝我嚷一句,我就朝欧
庆春撅起的屁股抽一藤鞭。几鞭之后,她的屁股上已经红肿起好几条交错的鞭痕
了,萧童这才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安排。

  午饭和晚饭,都是由萧童蹲在床脚喂欧庆春吃的。他还找来了创伤药膏,给
欧庆春的乳房,阴阜和臀部都涂抹上了,连阴道口和肛门口也抹了一些。对所有
这些我都未加干涉。我希望用欧庆春这个人质,把萧童牢牢地拴在我身边。

  晚上上床以后,我要求萧童和我作爱,他拒绝了。他先是说,怕弄坏了肚子
里的孩子。我告诉他,医生说,只要换用其他的姿势,不压着肚子就没有关系。
之后他又说没性趣。气得我够呛,一睹气抓起挂在床头的藤鞭,就要拷打欧庆春。

  萧童怕我打他的情人,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先是手口并用,把他的小弟
弟弄得硬了起来,然后让他试用侧卧式,进入我的体内。这之后,我又和他试用
了后入式和女坐式的性交方式。我发现这些方式都挺好,它们能使男性维持较长
的时间而不泄身。特别当我想到在我俩翻云复雨之际,欧庆春撅着个大屁股趴在
床下时,我更是十分兴奋。

  就这样,我和萧童维持了三天的和睦关系。每天晚上我都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在白天我也允许萧童照顾一下他的情人,甚至允许在欧庆春需要大小便时,可以
把她从床角下解下来,伸展一下腰肢。当然,我必须找到两个以上的人监督着他
们,不要逃跑或者干什幺危险的事情。

  第四天早晨,父亲把我叫到他的房里,说是阿兴的人们已经很不满意了。眼
睁睁守着一个大美人不能玩,他们都有了怨言。尤其那个阿虎,因为送石厂长下
山,头一天就没玩着,更是牢骚满腹。父亲说我们不能得罪他们,让我把萧童引
出去,让弟兄们过过瘾。

  我怕惹火了萧童,跟父亲争执了很久,最后只好答应了他。我骗萧童说,刚
才来了两个警察打听欧庆春的下落,被阿兴给骗走了。萧童一听冲出门外就朝山
下追了上去。我知道建军正带着四个打手在半路等着他呢。

  萧童刚一离去,石厂长的部下马上拥进了我的住房,老黄也跟了进来。由于
阿虎三天前错过了一次机会,所以大家让他第一个上。当他掏出他的阳具后,着
实吓了我一大跳。他的阳具足有一尺多长,比垒球棒还要粗,龟头又出奇地大,
黑红黑红的象个硕大的蘑菇头。

  正当我琢磨欧庆春那刚刚恢复的阴道如何承受这巨大的阳物时,阿虎已经跪
到了她的身后。只见他急不可耐地把阴茎对正花心,猛地一用力,居然把整根鸡
巴插了进去。

  「哎呀!」

  只听得欧庆春一声尖叫,她的阴道已经被撕裂了。鲜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可是阿虎不肯罢休,继续抽送了几百次。当他终于喷射完毕拔出阴茎时,发现欧
庆春早已疼得晕死过去了。

  他们用冷水把欧庆春喷醒,让第二个人接着上她。但是,第二个人不喜欢已
被撕裂的阴道,改用了屁眼儿。一连几个人,都使用的屁眼儿。等到老黄的粗鸡
巴从她屁眼儿拔出来时,欧庆春的肛门已经十分松弛了。

  这时候,建军带着那四个打手也回来了,显然是怕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我实
在对插入肛门表示反感,又惦记着萧童不知怎幺样了,所以干脆出屋朝下山的路
上去找萧童。我发现他被绑在半山中的一棵树上,就把他解了下来,和他一起赶
回住房。当我俩回到住房时,发现欧庆春已晕倒在血泊中。

  原来,和建军一起回来的人中间,有两个人的阳具比较细,插到已经被弄得
十分松弛的肛门里以后毫无乐趣可言。这两个人又想出了一个主意,二人同时进
入欧庆春的屁眼儿。这幺一来,把她的肛门也撑裂了,而且是撕裂了好几条口子。
他们又喷了好几次凉水,也没把欧庆春弄醒,所以干脆不了了之地收了场。

  萧童看到心爱的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揪住我的衣服就要打我。幸亏老黄和
建军早有防备,一起从门外冲进来抱住了他。我蹲下身摸了摸欧庆春的鼻息,发
现她还有呼吸。于是对萧童说「谁让你把她丢在屋里,自己往山下跑。你反而来
怪我。依我看当务之急是尽快把她救活。」

  萧童显然同意了我的观点,不再挣扎了。老黄过来,翻了翻欧庆春的眼皮,
又号了号脉,站起来说「估计没有生命危险,主要是疼痛过度,神经又过于紧张
所造成的。打一针止疼针再加上点消炎药,天黑前也许就能醒过来了。」

  我和萧童一起把欧庆春从床架子上解了下来,让她平躺在萧童在地上为她铺
的一条毛毯上。老黄给她打了一针之后,就和建军一起退了出去。萧童则忙于为
她的伤口涂药和包扎。直到晚饭的时间,欧庆春长出了一口气,终于醒了过来。

  自打这件事以后,萧童一步也不敢离开卧室,并且要求我也守在身旁,以便
当他的挡箭牌。我倒也挺乐意他能这样俯首贴耳地听从我的一切命令。平静的生
活又过了七天,直到石厂长出院回到了山上。他的宝贝终于被接上了,但再也硬
不起来了。

  这一天,我和萧童刚吃完早饭,萧童正准备给欧庆春喂饭。欧庆春经过七天
的恢复,已经基本复原了,漂亮的脸上又出现了红润。

  突然,石厂长带着七八个弟兄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萧童捆了起来。我要
上前阻止,被老黄和建军拉住了。石厂长手中拿着一个二寸来宽的竹板,抡起来
就抽到了欧庆春正撅得挺高的屁股上。

  「我叫你咬我!」

  「啪!」「哎呀!」

  「我让你不得好死!」

  「啪!」「哎呀!」

  这一次,欧庆春可是再也忍不住了。随着她的屁股越来越红越来越肿,她的
叫声也越来越高越来越痛苦,当她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的时候,她的
哭叫声也转成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哀号。

  也真难为石厂长这个刚刚动完手术十天的人,居然一连抽打了她一百多板。
欧庆春的屁股跟开花馒头一样,没有一块好肉了。

  石厂长扔掉竹板,从怀中掏出两个爆竹。那是一种两响的爆竹,我们北方管
它叫「二提脚」。它分两次爆炸。第一次只是把爆竹崩上天,可以崩到几十米高。
第二响才彻底的炸开花。

  石厂长把两个二提脚分别插入欧庆春的阴道和肛门,用自来火点着了引线。
萧童躺在一边发疯地挣扎,我也努力想摆托老黄二人的束缚,但都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一声炮响,两个爆竹都消失在欧庆春的身体里。紧接着又是一声炮响,欧庆
春的肚子被前后炸开了花。

  随着这两声炮响,我也从梦中惊醒过来,完成了我的第一次梦中的暴虐旅行

  暴虐梦境之二。珍妃篇第一次的梦境令我很满意,于是开始设计第二个梦境,
这次我选择了蒋雯丽。她以一部[ 牵手] ,红遍了大江南北。最近,又以一部[直播视频在线观看日本乳湿r/>黑冰] ,再次引起轰动。我十分欣赏她那朴实无华的演技。老实地讲,蒋雯丽算
不上十分漂亮。但她那自然甜美的气质,却使人久久难忘。额头似乎宽了一些,
但很多男士却恰恰喜欢她这与众不同的特征。尤其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迷倒了
大量的观众。最近,她接受了电视台的一次采访。当她说,她在日常生活中从不
使用任何化妆品时,记者开玩笑地说,「漂亮女人不用化装」。她反问了一句,
「我漂亮吗?」,然后莞尔地一笑。我丈夫为了这一笑,称赞了好几天,说她是,
「回眸一笑百媚生」。

  可惜的是,电视剧[ 牵手] 不太适合改编成暴虐故事,[ 黑冰] 我又尚未看
到,只好选用了蒋雯丽拍的另一个电视剧[ 日落紫禁城].片中,台湾的歌星刘若
英扮演吟儿,斯琴高娃扮演慈禧太后,蒋雯丽扮演的珍妃只能算第三女主角。但
她的楚楚动人的扮相和真实自然的演技却决不逊于斯琴高娃,比刘若英就强得更
多了。因此,我选取了这个背景,并由自己来出演慈禧太后。根据这个思路,我
制作好了软盘,开始了第二次梦中之旅。

  当我得到袁世凯的秘报,带领人马从颐和园连夜赶回宫中以后,照直奔了珍
妃住的玉宁宫,我相信皇帝一定呆在她的宫里。果不出我所料,皇帝正在那里急
得团团转,珍妃在一旁正安慰他。一见我闯进屋去,俩人一起跪了下来。

  「孩儿恭迎亲巴巴!」

  「珍儿叩见老佛爷!」

  我伸手就给了皇上一个耳光子。

  「好一个孝顺的孩子,居然要大义灭亲了。来人哪,先给我打皇上二十板子!」

  珍妃一听要打皇上,赶紧跪着往前挪了一步,磕头说「皇上乃是一国之尊,
请老佛爷三思!」

  「哟!这是谁呀,居然教训起我来了!」

  「珍儿不敢教训老佛爷,只是想求老佛爷开恩,饶了皇上。」

  「好好的一个皇上,都是你这个狐媚子把他勾搭坏了。你还腆着脸来求情啊!」

  「珍儿有错,老佛爷尽管责罚,只求饶了皇上吧。」

  「好一个有情有义的珍主子,居然愿意替皇上挨打。可打你就不能是二十板
子了,得翻一番。」

  「珍儿情愿受责。老佛爷想打多少就打多少吧。」

  「那好。小李子,传板子!」

  「喳!」

  不一会,进来了四个壮实的太监。前两个一人拿了一根竹板子,后两个抬着
一个刑凳。刑凳半人多高,二尺来宽,七尺来长。前头和后头各有一个铁环。

  「等等!把这个浪蹄子拉到当院里去打去。让她们玉宁宫的太监和宫女们都
看看他们的主子是怎幺光着屁股受刑的!」

  「喳!」

  太监们把珍妃拉到了当院,摁倒在刑凳上。把她的两只手绑在一起,拴在刑
凳前边那个环上。又把她的两只脚绑在一起,拴在刑凳后面的环上。然后撩起她
的旗袍,又退下她的长裤和内裤,并且把一个半尺见方,象枕头一样的东西垫到
她的阴阜底下。

  等我和皇上,皇后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珍妃已经被准备好受刑了。只见两个
太监摁住了她已被捆住的手脚,另两个太监一边一个地站在两边。珍妃的屁股高
高地撅着,雪白雪白的象两个蜜桃。

  这时候,皇上忽然跪到我面前,说「求亲巴巴饶了珍儿吧。一切事都是孩儿
干的,与珍儿无关哪!」

  「哟,你们瞧瞧。这可真是恩爱夫妻呀。她给你求情,你又给她求情。可真
让我不知道该打谁了。得了,得了。别人求情我能不准,皇上求情我哪敢不准哪!」

  「求亲巴巴开恩吧!」

  「小李子,传话下去。珍妃犯了家法,理当责打四十板子。念在皇上给她讲
情,把四十板子免了,改为八十板子。给我狠狠地打,我看谁还敢再讲情!」

  「喳!」

  随着一声答应,左边的太监举起板子,抽打在珍妃的屁股上。

  「啪!」「啊!」

  珍妃一声惨叫之后,屁股上当时就红了,并很快地肿了起来。

  「啪!」「啊!」「啪!」「啊!」「啪!」「啊!」

  板子一五一十地打下去,珍妃的哀号也越来越响。她的屁股由红变肿,由肿
变破,已经是一片狼籍了。等到八十大板打完,她已经哭的气若游丝,整个屁股
连同两个大腿,全都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了。

  太监们把她从刑凳上解了下来,拖到了我跟前。珍妃吃力的抬起头,有气无
力地说,「珍儿谢谢太后的责罚!」

  「嗳,别谢我呀。是皇上给你讲得情,你应当过去谢谢皇上啊!」

  「珍儿走不动了。」

  「走不动你不会爬吗!」

  珍妃无奈,在当院里费力地象狗一样地爬了起来。刚才珍妃受刑时,皇上不
忍观看,躲得远远的。这可苦了珍妃,她必须一步一蹭地爬很长的路。皇上看到
这种惨状,赶紧从院子角落跑了过来,蹲下身去,抱住了珍妃。他眼含泪花地说,
「珍儿,我让你受苦了!」

  这时,皇后开了口,「哟,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别忙着唱玉堂春,先爬过来
让我验验刑。」

  「对了,我还忘了这岔儿了。赶紧爬过去让皇后验刑!」

  珍妃不敢违抗,只好又爬到了皇后的脚下。不知道皇后什幺时候手里拿了一
瓶酒,她把一瓶酒全倒在了珍妃的屁股上。

  「唉呀,疼死我了!」

  只听珍妃鬼哭狼嚎般地叫了起来。

  「启秉老佛爷,珍妃受的是假刑。您不知道,这个狐狸精平时专门做好人,
把太监们全都拢络住了。今天用刑根本就没怎幺用力打。您瞧她的屁股,八十板
打完了居然没开花。」

  「好哇,玩猫腻儿居然玩到我的头上来了。小李子,刚才掌刑的那俩人是谁
呀?」

  「回老佛爷,是小林子和小邓子。」

  「把他俩的双手都给我剁下来,然后发配到黑龙江去。珍妃刚才挨的打不算,
给我从新再打八十板子!」

  「喳!」

  一听说要从新再打八十大板,珍妃吓得大哭起来。爬过来跪在我脚下一个劲
地磕头。

  「求老佛爷饶了珍儿吧!」

  「珍儿实在受刑不起啦!」

  「老佛爷开恩呀!」

  皇上也哭跪到我面前,求我开恩。我挥了个手势让小李子动刑。他叫来另外
四个太监,重新把珍妃拉到刑凳上绑好,并垫上了枕头。有了前两个掌刑人的教
训,这两个太监不敢稍有怠慢,抡圆了板子打了下来。

  「唉呀!」「妈呀!」「疼死我了!」

  珍妃凄厉地叫了不到十声,就晕了过去。

  皇后心细,让太监们停下来,用冷水把珍妃喷醒以后,再接着打。就这样,
八十板整停下来七八次,总算打完了。再看珍妃的屁股,连骨头都露出来了。两
眼翻白,头发蓬乱。别说是走,这回连爬也爬不动了。嘴里不断下意识地喃喃着,
「别打……饶了……珍儿……求您……」

  「小李子,让人把这个贱货抬到冷宫去,永不许见皇上。你可别让她死了,
她的罪还没受够哪。」

  「喳!」

  太监们连拖带拽地把珍妃抬出了玉宁宫。

  我毒打了珍妃以后,又把皇上囚禁在瀛台,打算着另立新君。没想到列强出
面干预,江南的几个封疆大吏也不予支持。一连僵持了十来天,我心里烦得要命,
又想拿珍妃再出出气。

  这天晚上,我让小李子带着十几个太监,跟我来到了冷宫。冷宫里十分昏暗,
只在屋当中的柱子上挂了一盏油灯。宫里既没桌子和凳子,也没有床,只是靠墙
跟铺了捆稻草当床铺。趴在那里的珍妃已经有点恢复,可还是走不了路。

  见我进来,她连忙从稻草上爬了起来,连跪带爬地到了我面前。

  「珍儿叩见老佛爷!」

  「珍主儿有十来天没见皇上了吧。你是不是很想皇上了?」

  「珍儿整日闭门思过,不敢瞎想。」

  「哟,想了就是想了,有什幺不敢承认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我今天来呢,
就是帮你一个忙,让你那小骚逼里不至于空荡荡的。小李子,抬进来吧。!」

  小李子指挥着太监们抬进来一件新造的刑具。刑具大约一人多高,下半部是
一个二尺见方的长方礅子,上半部逐渐向中间缩小,形成一个四角的棱锥。因为
是新造的,棱锥的四个边都见楞见线,十分锋利。棱锥的顶部更是尖尖的象钻石
的顶端一样尖锐。

  「瞧见了没有,这是我从古书上学来的,叫作美人桩。今天晚上你骑着它过
夜,保证让你舒服个够。」

  珍妃一见这笨重的刑具,吓得魂飞天外。她象兔倒兑一样把头磕得咚咚直响。

  「老佛爷,您饶了珍儿吧!」

  「珍儿不想皇上。珍儿的小骚逼也不空荡荡的。」

  「我求求您了,老佛爷。别让我骑这个美人桩了!」

  我朝小李子喊了一声,「小李子,你还等什幺哪。快侍候珍主子解痒痒啊!」

  「喳!」

  几个太监拥了过来,从地上拉起了珍妃,脱光了她身上的全部衣服。太监们
先用麻绳把珍妃的两个坚挺的奶子勒成皮球一样。由于我一再喊用力,他们勒得
很紧,使珍妃的双乳由洁白转成了暗紫色。

  然后,太监们又把珍妃的双手在身前绑到一起,并连接上一根绕过房梁的绳
子。当他们把这根绳子拉紧以后,珍妃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

  「老佛爷,不要啊!」

  「老佛爷,饶了我吧!」

  珍妃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但她的身体却越被越拽越高。当她得下胯高过美人
桩的顶端的时候,太监们把美人桩移到了她的胯下。珍妃的双腿又蹬又踢,两个
力大的太监紧紧地抓住它们,并向两边掰开来。当他们把珍妃的花心口对准了美
人桩的顶端又色又黄在线观看视频暖暖之后,拽绳子的人逐渐把绳子放松。只听「呀」地一声惨叫,珍妃已
经骑到了美人桩上。

  「小李子,把沙袋再给她挂上,让珍主子彻底地舒服一夜。」

  「喳!」

  两个太监各拎来一个二十来斤重的沙袋,分别挂在了珍妃的两只白嫩的脚上。
由于沙袋的重量,使得珍妃的阴道更深地沈了下去,美人桩的顶端已经插进去了
有三四寸长。珍妃不断地扭动着身体,但是她越扭动,那尖端插进得也就越深。

  「珍主子啊,你就好好享受一宿美人桩吧。小李子,你听着,明天天亮以后
再把她放下来。等天黑以后,再让她骑上去,这回一边给她挂两个沙袋。等到后
天就挂三个,天天的给她往上加,让珍主子一天比一天舒坦!」

  说完以后,我带人离开了冷宫,留下珍妃哭天抢地的骑在美人桩上。

  到了第五天头上,小李子来告诉我,「启秉老佛爷,珍主儿昨晚一边挂了四
个沙袋以后,美人桩已经插进一尺多深了。今天早晨奴才去放她下来的时候,她
的那个地方不单又红又肿,流脓流血,而且已经闭不上了。奴才的一个拳头能随
便的进进出出。依奴才看,再骑下去,怕是人就不行了。」

  「那就别再让她骑了。传太医院的人给她看看,别让她死了,咱们娘们儿还
没玩够呢!」

  「喳!」

  打这以后,我忙于朝务,一连半个多月没去冷宫。可我忽然得了个消息,说
是昨天晚上皇上让人划小船,带他偷偷地去了冷宫。因为冷宫的门锁着进不去,
俩人隔着带铁栅栏的窗户,又说又哭的整整半宿。听到这个消息,我的气不打一
处来。当天晚上就带人闯进了冷宫。

  经过半个来月的休息,珍妃似乎恢复了很多,也能站起来走路了。见我进来
了,吓得马上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走到我的面前,双膝跪倒,「珍儿拜见老佛
爷。谢谢老佛爷半个月对珍儿的照顾。」

  「是啊,我照顾得你太好了,让你又把皇上勾搭来了。」

  「回老佛爷,珍儿不敢勾搭皇上,是皇上自己过来的。」

  「少跟我来这套。我就知道,你那个骚逼几天不让人操就痒痒得难受。这不,
又千方百计的想让皇上来上你了。」

  「不……不……。珍儿不敢想这样的事。珍儿的下边也不痒痒。求老佛爷千
万别再让珍儿骑那个美人桩了!」

  「骑美人桩?看美得你。今天我让你骑木驴!小李子,先帮珍主儿化化装吧。」

  「喳!抬进来!」

  只见四个太监抬着一个笨重的木笼子走了进来。木笼子有半人多高,顶端是
一副枷板。太监们把珍妃推进了木笼跪好,并用枷板把她的头夹在了笼子外边。
然后,他们摇动笼子旁边的一个小木轮。

  随着木轮的摇动,人们才能发现,顶端的木枷原来又分成上下两副。下边的
一副把珍妃的双肩向下压,上边的一副把她的下颚往上抬。随着两副枷板越分越
远,珍妃的脖子也就被拔得越来越长。当两副枷板离开一尺左右的时候,珍妃的
头已经被牢牢地卡在了枷板的上方。不用说动,现在她连嘴也张不开了。

  「奴才请示老佛爷,给珍主子刺什幺字,刺在哪儿?」

  「俩嘴巴子一边一个字。左边就刺个「淫」字,右边就刺个「荡」字。」

  「好。老佛爷可真会挑。这俩字笔划可不少,准能打扮得珍主漂漂亮亮的。」

  这时候的珍妃是既不能求,也不能叫,只能哗哗的顺眼角流眼泪。

  一个太监拿出一支毛笔,在珍妃左边脸上写了个拳头大小的「淫」字,又在
右边脸上写了个「荡」字。另外两个太监一人拿出一支象纳鞋底的锥子一样的东
西,分别在她的左右脸上写字的地方刺了下去。血顺着锥子眼儿流了出来,的的
达达地流到了木枷上。

  不到一袋烟的工夫,两个字都刺完了。太监们用棉花蘸着黑墨在锥子刺的伤
口里反复地蹭了一会儿,再用凉水把表面的墨冲洗下去。这回珍妃的脸可好看了,
雪白的双腮反衬出浓黑的刺字,简直就跟鬼一样。太监们刚要打开木笼,我止住
了他们。

  「先等等。你们瞧珍主的额头多宽多白呀,要是再配上两个字一定特别漂亮。」

  说完,我从太监手中接过毛笔,走近木笼,在珍妃宽宽的额头上写下了「贱
奴」二字。

  「哟,珍主儿。这回您这脑门儿可珍贵了,是老佛爷的御笔呀。」

  太监们照样把这两个字刺出了血,涂上了墨。然后才把珍妃从木笼里放了出
来。珍妃爬行到我的脚下,苦苦地哀求说,「求老佛爷别再折磨珍儿了,珍儿实
在受不了啦!」

  「什幺珍儿啊?你以为你还是珍主子哪。我已经给你改了名字了,御赐你叫
「贱奴」!」

  「是,是。求老佛爷别再折磨贱奴了,贱奴实在受不了啦!」

  「我好心好意给你化装,怎幺是折磨呀?你问问小李子,你现在是不是比从
前漂亮多了?」

  「那敢情。老佛爷的化装技术可着天下也没人能比呀。您看看咱下一部还再
化装哪儿啊?」

  「我记得上回看她的两个奶子挺漂亮的,干脆咱再给她来个锦上添花吧。你
们把她身上的衣裳全剥光了吧,省得一会儿骑木驴的时候再脱了。」

  太监们上去摁住珍妃,七手八脚地把她剥了个精精光,顺手把她的两只手也
绑到了后背。

  「不要哇……老佛爷……珍儿求您了……不不,贱奴求您了……求您开恩吧!」

  珍妃歇斯底里地大声求饶,嗓子已经完全嘶哑了。太监们又把她的两个胳膊
肘也紧紧地拴在一起,使她的乳房明显地凸起在胸前。

  李莲英取出了一把虎头钳子,它的头部呈一个手镯似的圆形。他走进珍妃,
张开了虎头钳,把一节镯子粗的圆形铜丝放到虎头钳的口中。铜丝有个半寸大小
的开口,正对着珍妃的奶头。当他把虎头钳逐渐收拢的时候,铜丝一端的尖锋刺
进了珍妃的葡萄粒般的奶头。铜丝的另一端是一个带有小簧的榫眼儿,对面的铜
丝一进入榫眼儿,就「嘎登」一声锁了起来。

  「唉哟,疼死我了!」

  随着珍妃的叫喊,鲜血顺着她的白玉似的乳房流了下来。李莲英毫不手软,
又把她右边的乳房上也锁了一个铜圈。这时候,另外几个太监从门外推进了一辆
木驴。

  这个木驴是我根据普通的木驴改造的。它不是只有一个朝上的木鸡巴,而是
一前一后两个。前边的用来插阴道,后边的用来插肛门。此外,我还让工匠们在
每根木鸡巴上都密密麻麻地插上了不少铁刺,都和木鸡巴呈倒刺排列。当木鸡巴
向上动时可以相对容易地插入肉洞,当它向下动时就会把肉洞内壁刮出血来。

  珍妃看到木驴,吓得脸色苍白,大声呼叫。

  「不要啊……老佛爷……不要啊……求您饶了贱奴吧!」

  太监们不管她的呼叫,把她抬起来,使她前后的两个肉洞都对正了目标,骑
到了木驴上。又把她的两只脚绑在木驴下方的蹬子上。她的头发也被挽了起来,
拴在驴后腰处竖起的木桩的铁环上。这样一来,珍妃被稳稳地固定在木驴上,不
至于前倒后歪和左右摇晃,也无法低下头,以便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刺字。
小李子又取出两个大铃铛,分别挂在珍妃左右奶头的铜环上。木驴每前进一步,
都会带动铃铛「叮当」作响。

  「推着她到后宫的各院都转一圈,让大伙都瞧瞧这个贱货的骚态!」

  「喳!」

  小李子答应以后,就指挥着太监们把珍妃推出了冷宫。每走一步,木鸡巴都
一上一下地进出她的肉洞,珍妃就会相应地鬼哭狼嚎般地哭叫。再伴上胸前两个
铃铛的「叮当」作响,让我听得十分舒服。

  各宫的妃子都吓得花容失色,而这正是我要达到的目的。后宫还没转完一半,
珍妃已经在木驴上昏死过去。两个肉洞的血滴滴达达地流了一路,把木驴的后背
和两胯都染成了红色。等回到冷宫,她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我让人把她卸下木
驴,嘱咐小李子找御医给她调治,满意地回转慈宁宫。

  珍妃还真是挺劲折腾,二十多天以后,她居然又活过来了。打这以后,只要
我心里不痛快,我就到冷宫里折腾她玩。什幺拶子,夹棍,拔指甲,烙乳房,烫
脚心,敲胫骨,我全都试过来了。一年下来,珍妃已经是三分象人七分象鬼,有
出气没进气,奄奄一息了。

  庚子年,八国联军打进了北京城,我带着皇上仓惶逃往西安。临行前,我决
定处死珍妃。由于时间紧迫,没工夫慢慢折腾她了,我想琢磨一个既快又狠的死
法。无意间,我看见了自己西行准备乘坐的马车。

  当时,有钱人坐的大都是木轮马车,只有我和皇上有两辆胶轮马车,是洋人
贡给我们的。洋人送马车的时候,还稍带了两个打气筒。我决定用这个打气筒来
致珍妃于死命。

  我叫人把珍妃从冷宫里拖出来,带到了御花园。此时的珍妃,早已失去了一
年前的清新秀丽。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衬出脸上刺的四个字更显得醒目。身上是
遍体鳞伤,露出来斑斑血迹和肉下的白骨。头发早被我差不多揪光了,连眉毛都
被我给烙没了,只剩下两堆黑乎乎的烂肉。

  珍妃闭着眼,有气无力地哼哼着。我叫人剥光她的衣服,仰面朝天地放在地
上,呈大字形绑在花园中的四棵大树的根部。又叫人用烂泥塞住她的嘴,用玉米
棒子塞住了她的肛门。然后把打气筒的气嘴插进了她的阴道。

  珍妃似乎已经无所谓了。睁眼看了一下天空,喃喃地说了句什幺,就又闭上
了双眼。我让太监们开始打气。每打一下,珍妃的肚子就凸起来一点。十几下以
后,她已经宛如十月怀胎的孕妇了。

  我叫太监们继续地打气。珍妃的肚子越来越鼓,肚子上的肉似乎越来越薄,
肉内的血管清晰可见。忽听一声炸响,珍妃的肚子裂了开来。她挣扎一下,痛苦
地死了。我叫小李子把她的尸首扔到井里,又扔进去一些大石头。这才安心地踏
上了西行之路。

又色又黄在线观看视频暖暖